滑雪运动因易上瘾且价格高被称「白色鸦片」。河北张家口崇礼在2022年冬季奥运会带动下,原本荒凉的山区开始出现一座座超大型高档滑雪场,积极拓展大陆滑雪人口抢赚奥运财。
张家口市崇礼区是2022年冬季奥运会雪上项目主赛场,在申奥尚未开始前,当地已有数家滑雪场,而在确定申办成功后,现已建扩充,新建等滑雪场有7家之多,且每家规划的雪道都超过100条。
以太舞滑雪小镇为例,项目总用地面积达40平方公里,总投资额达人民币200亿元(约新台币900亿元)。小镇副总裁张柳表示,整个建成后将拥有200条雪道,总雪道长度138公里,以及45条缆车与21条魔毯(滑雪输送带)。
由于直达冬奥会赛场的高速铁路尚在兴建,从北京到崇礼开车至少3小时,但大陆滑雪人口规模不能小觑。张柳表示,2015年冬季第一期雪道正式营运,即创下5万滑雪人次。
他指出,2016年酒店正式投入使用,写下近11万滑雪人次,由于人次计算是采滑雪季,即2017年冬天到2018年春季,预估2017年可以突破20万人次。
从滑雪经济角度看,滑雪场首要是带动崇礼当地的就业。第二是推动滑雪设备的租赁与买卖,以及滑雪培训的教育财商机,其中特别是小孩子的滑雪训练。
大陆官方于2014年提出「3亿人上冰雪」目标,但去年一份报告指出,2016年的滑雪人次约1500万人次,若按每年20%的成长,至2022年冬奥会时,也难达成3亿人的总目标。
为此,小朋友成为中国滑雪的重要生力军。张柳指出,滑雪在欧美国家已是一项生活传统,孩子在小时候就已接受滑雪培训,中国则起步比较晚,且滑雪主体人口仍以年轻人为主,必须往下扎根从孩子开始培养。
不过,滑雪确实是个高贵的运动。以崇礼各雪场的官订价格看,私人教练收费每2小时500元起跳,儿童可采3人以上团体收费,但每人2.5小时也要250元起跳,这还不含半天300元的门票价格。
张柳表示,滑雪小镇已跟北京的一些中小学合作,开始进行3至4岁的儿童滑雪培训,去年开办的儿童冬令营成效很不错,学校与家长的接受度非常高,且对儿童滑雪会给予免费门票优待。
就市场发展看,张柳指出,目前京津冀地区的滑雪者比较多,今年起开始往上海,深圳等南方市场推广。他表示,根据官方统计,每年大约有600万的南方滑雪人口是进行跨省滑雪运动,南方市场的潜力值得挖掘。
带着一对子女从北京来学习滑雪的陈妈妈表示,她自己是在申办冬奥会成功后,才跟着朋友一起学滑雪,冬季会来2至3次,每次待2至3天,每天至少要在雪道上滑雪5小时。
对陈妈妈来说,带一对子女来学习滑雪,目的是希望能磨练孩子的自信心与意志力。但她也苦笑说,教练费是最大开支,每一次来滑雪的成本,都在1万元以上,有朋友就说这是「白色鸦片」,会让人上瘾,且成本又比较高。